揭秘:在延安两次“挨骂”的线)

当晚,的心情仍难以平静:就叫来总部保卫部部长钱益民,要他立即把伍兰花带来。在会客室里,经过聊天拉家常话,了解到:伍兰花的家里共有六口人,七十岁的婆婆是个瘫痪病人;三个娃,大的才十岁,小的还不到三岁半;里里外外全靠丈夫支撑着。1935年中央红军来了以后,她家里分了五亩地,头几年还好,政府收的公粮少,家里的粮食吃不完,踏实过了几年好日子。这几年变了,干部只管多要公粮,还多吃多占。如今她丈夫死了,家里的顶梁柱就没有了。

又把钱益民叫进来,当面嘱咐说:“把这个妇女马上放回去,还要派专人护送她回家。记住,去的人要带上公文,向当地政府当面讲清楚,她没有什么罪过,是个敢讲真话的好人。她家困难多,当地政府要特别照顾。对于清涧县群众的公粮负担问题,边区政府要认真调查研究,该免的要免,该减的要减。我们决不能搞反动派那一套,不管老百姓的死活!”

从群众的民怨骂声中深刻反思,并举一反三,下决心与中央、和陕甘宁边区政府的领导同志一道,采取一系列措施改进工作。例如,等同志通过深入调查发现,“确实公粮太多”,“加重了人民的负担”。在1941年11月6日开幕的陕甘宁边区第二届参议会 上,开明绅士李鼎铭等十一人提案建议:“政府应彻底计划经济,实行精兵简政主义,避免入不敷出、经济紊乱之现象”,并提出了具体实施办法。11月18日,参议会通过了精兵简政的决议。

面对当时十分严峻的形势,在1942年12月明确指出:“发展经济,保障供给,是我们的经济工作和财政工作的总方针。”陕甘宁边区和各抗日根据地的党政军民学各界都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中国领导的广大军民,用“自己动手”的方法,达到了“丰衣足食”的目的。说:“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未有的奇迹。”还把大生产运动与1942年整风运动一起,称为在当时整个革命链条中起决定性作用的两个环节。

注:笔者访谈的对象有刘志丹将军的夫人同桂荣、张思德的战友陈耀、陕甘宁边区特等劳动英雄杨步浩、原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院长马锡五的亲属、原延安地委书记冯怀亮、原志丹县政协副主席白黎、老红军刘明文、老游击队员张明科、老农民边长城等人;查阅的资料有《选集》、《文选》、中央党校出版社《选集》、中央文献出版社《年谱》、上海人民出版社《领袖与百姓——毛主席在陕北的足迹》、江苏文艺出版社《延安整风前后》、红旗出版社《延安秘事》、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中华魂》、延安革命纪念馆《资料选编》、陕西人民出版社《延安市志》等。薛鑫良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真的是上身厚衣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